Friday, August 28, 2015

Inbox by Zendesk -- 把 Google 群組信變成客服系統


如果你有設定 google alias email(現在好像叫做 group)
例如 hello@ support@ info@ hire@...
但內部協同工作卻常常失控,
必須 cc 來 forward 去,難以追蹤進度。

如果你的團隊小而美,不想折騰那些龐大、緩慢的多通道客服系統。

如果你喜歡免費的東西。

那建議你試試這個 Zendesk 推出的新產品 Inbox

它可以把 Google 群組信箱一秒變成輕快好用的協同客服系統,而且趁 beta 加入永遠不用錢!


主要功能?


分配任務

可以把信件分派給特定人。



所以只要關心三個列表,分別是 Everything(全部的信)、Unassigned(尚未分派的)、Mine(自己中槍的)簡單明瞭!



團隊留言

每個討論串可以加上團隊留言(只有內部看得到)團隊留言可以 mention 特定人,例如 @louise 這樣,隨時呼叫火力支援。



追蹤進度

有特別重要的信件,可以按下 follow conversation,之後可以在我 follow 的討論串看到全部。

標記結案

信件處理完畢按下結案(mark as done)這封信就會封存起來,但還是可以搜尋到。




如何設定?

這是重點!它的設定有點複雜,我搞了蠻久,在此以 Google group 信箱為例。

1. 註冊 Inbox 之後,你會得到一個網址 companyname.zendesk.com
請記得這個關鍵的 email: inbound@companyname.zendesk.com
把它複製起來
(companyname 記得代換成自己的啊)


2. 回到 Google 設定 Manage this domain
把 inbound@companyname.zendesk.com 加入成員清單
(companyname 記得代換成自己的啊)





3. 回到 Inbox,新增一個團隊 Inbox,
選擇 Google Group
按照流程跑就可以了。



4. 新增完你的 Inbox 上方會有一條警示
說你還沒完成,要通過驗證,
點下去會自動驗證,
只要前面的設定都正確,
以後的信件都會進來這裡。

5. 然後就是邀請成員加入,一切就搞定囉!



Inbox by Zendesk 也有 iOS App,我覺得 iPhone 版很難用,可以跳過,但是 iPad 版蠻不錯的,有興趣可以去 App Store 下載 :)


Wednesday, August 19, 2015

聯名無極限。綾波零油漆









不得不佩服日本的傳統產業,連油漆都可以跟新世紀福音戰士出聯名

而且這個藍色美到我想買下去⋯⋯。


Tuesday, August 18, 2015

Biohacking

Biohacking,指以硬體對血肉之軀做升級,獲得原本不具備的能力。例如在皮下植入磁鐵,讓你在派對上徒手吸湯匙成為人氣王。當然也有實用一點的,像是植入 RFID/NFC 晶片。

簡單說,肉聯網。

乍聽有點荒謬,但有群人深信這就是未來,他們被稱為「Grinder(典故來自美國漫畫 Doktor Sleepless)」一個很帶種的社群,因為要獲得超能力,不是點天賦那麼簡單,以植入磁鐵為例,你得在皮膚上切個口,將鐵片硬生生塞進去!他們是阿宅界的特種部隊。

Amal Graafstra 是其中的領先者,曾在 TED 分享自己的 Biohacking 經驗,他在手掌植入NFC,可以登入 Windows,解開 Samsung 智慧門鎖之類的。因為看到很多升級過程變成血淋淋的恐怖電影,於是成立網站 Dangerous Things,專賣升級套件跟醫學用品。

撇開鮮血與疼痛,這個領域還是挺有梗的。想像一下跟人握手就能交換聯絡方式?搭捷運加值只要徒手感應?手臂內建不會迷失方向的指北裝置?隨著技術演進,肉體升級有無限可能,至少 Grinders 深信不疑,寵物植入晶片的趨勢有一天會發生在人類身上。

但鮮血、疼痛、人體排斥、以及應用的侷限性,讓這事即便在重度科技圈,都顯得驚世駭俗,相較之下「廣義的 Biohacking」就親切許多,訴求透過生活習慣來 hack 自己,例如睡眠、飲食、娛樂方式⋯⋯等等。

這種 hacking 號稱連腦子跟靈魂都能升級,而且無需套件,只要意志力。

Friday, August 14, 2015

部落格即將再開!

為什麼不直接開呢?
因為被很多 18 禁留言洗版,得先打掃環境衛生
結果發現自己的舊文比那些「停止自慰開始出軌」的留言還討厭
只好花更多時間把爛文也刪一刪。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不過總之是要再開啦,敬請期待。

Thursday, April 25, 2013

小自由

最近錄的新曲【小自由】
送給同樣步入 30 不甘願長大的大家。

 【小自由】
空蕩的教室 老師不考試
拿包冬瓜茶 到角落看漫畫
那年的暑假 天黑不回家
我的小自由在萌芽
 ————————
擁擠的城市 微波的狗食
冷漠的同事 憤怒的上司
一樣的晚霞 靈魂的誤差
轉眼長大
————————-
離開了老爸老媽
往前邁出誇張大的步伐
天塌下來還是會害怕
自己準備手帕 用完了橡皮擦
曾經只想長大 終於如願以償
不是嗎
——————————
空蕩的教室 老師不考試
拿包冬瓜茶 到角落看漫畫
那年的暑假 天黑不回家
我的小自由在萌芽

(完)
 ---------------- 

這首歌我沒辦法細緻的錄,
一方面是我已經沒有音樂夢了,
以前 firewire 的器材早已不相容,
所以我是用 iPhone 耳機加 Garageband 這樣陽春的組合,
吉他與 Vocal 混在一起錄成的,
因為懶得一直重來,所以錄了三軌,拿掉嚴重出包的地方拼貼了事。 

但這首歌扎扎實實是我這幾年的心情,
錄音的粗糙感,也重現了創作時的真實過程。

開大音量,你可以聽到曲子開始之前耳機裡的節拍器,
最後你也可以聽到滑鼠按下停止的聲音。 

總之我喜歡這首充滿手作感的歌,希望你們也能有共鳴。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它算是二部曲吧,
繼承了大學畢業之前寫的【青春的尾巴】
回頭來看,這些曲子就是人生的縮影啊。

下一首就是十年後了喔!

Friday, February 17, 2012

我沒有在 Inside Salon 喝醉啦

紅酒對我來說是亮點沒沒錯(但也不是全部)。基於 Integrity 是新創重要的精神,當我發現紅酒沒一開始就拿出來的時候有點不開心 XDDD 不開心就多喝了一點,我坐柵湖線回家,無司機可踹頭,所以很 Ok,沒有做出需要對網友道歉的事情(在車廂偷放屁算不算?)謝謝大家的關心。

除了澄清我不是酒鬼之外,本文是基於朋友問我去 Inside Salon 有什麼感想,簡單分享一下。

我一直在思考的是,不論技術與資源,如果你在團隊裡提出 Line 這樣的構想,一模一樣的,會不會被打槍?hmmm... 我捫心自問,99.9%被打槍!

首先出現的質疑是「那你這個跟 whatsapp 有什麼不一樣?」「無料通話 Viber 也有啊!」「我覺得 Skype 夠好用了...」此時如果你還有勇氣辯駁,按照那天 Line 團隊的簡報「更流暢友善的介面是我們的亮點!」那你死定了,「阿宅,把 wireframe 拿出來再說吧。」如果你還能公幹無視,繼續提出「可愛的表情符號必能殺出一條血路!」抱歉,之後的發展血腥到我無法想像你的夥伴會怎麼對付你(磁碟強制退出)。

我覺得會這樣是因為缺乏競爭的心。當巨人站在前方,小姑娘嚇得只想繞路走。市場定位,或許不是搜尋根本不存在的海市蜃樓,而是在巨人林立的市場裡重新定位更迷人的價值?

這問題太難了,但不知為何我想起某長輩對我說過的:「知道為什麼美女常跟豬頭在一起嗎?因為把妹不是看客觀條件,敢追的人就會有!」哇靠,真是金玉良言啊。

Saturday, January 14, 2012

深綠色的木頭司令台

不知道為什麼在尾牙激烈的洗巴辣之後,我會於深夜失眠,並沒來由的想起靜心小學的司令台。

那是個經過風吹日曬,臉貼上去依然能聞到刺鼻味的木頭司令台,一片片粗糙的木頭,塗刷上不均勻的深綠色,用鐵釘固定,築起約一百多公分的平台,後方有個小階梯方便上下,拿來當司令台有點可惜,它的造型更適合在法國大革命處決貴族。雖不能說精細,但也透漏出工匠的能幹。靜心小學是蔣緯國創立的學校,不少撤退來台的工友擔任雜役,現在想來,應該是某位熟稔木工的老兵伯伯親手打造的吧。

小學時我可沒想那麼多。

我只喜歡在放學後,躺在司令台上望著天空,欣賞那美術課畫不出的藍,自然課沒有教的遼闊,以及數學課無法算計的雲朵流動。看累了,我只要閉上眼睛,感受微風的吹撫,乎強乎弱,好像在幫我療傷,然後睜開,就可以再看上好幾十分鐘。我恣意漂流,唯一留心的,是中學的鐘聲,藉此知道躺了多久,順便嘲笑那些還在上課的可憐蟲。

上午還嘈雜的校園,頓時成了我寧靜的王國。我擁有成吉思汗的寶座,也擁有小學生的無憂。在那個世界裡,功名來不及招手,寂寞從不上心頭。

寫了那麼多,我還是無法得知為何在尾牙激烈的洗巴辣之後,這鮮明的場景會歷歷在目。也許是源自對未來的不安,也許是憂鬱症來襲,也許是那兩杯智利紅酒。不過最可能的原因,果然是我不想讓那個躺在木頭司令台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感到失望。當年你用內心的自由砍下權威的頭,而如今,我又走回牢籠了嗎?

嘿,偶爾也讓我跟你一起仰望吧。